读者天地

《哈姆莱特》感悟

作者:图书信息中心管理员 审稿人: 时间:2022/03/14 16:45:05浏览:

    《哈姆莱特》是有威廉·莎士比亚1599年开始创作,1602年结束的一部悲剧作品,是莎士比亚所有戏剧中篇幅最长的一部。世界悲剧之一,也是莎士比亚最富盛名的剧本,具有深刻的悲剧意义、复杂的人物性格以及丰富完美的悲剧艺术手法,代表着整个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的最高成就。《哈姆莱特》是借丹麦八世纪的历史反映十六世纪末和十七世纪初的英国社会现实。当时的英国,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而《哈姆莱特》正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文艺复兴运动使欧洲进入了“人”的觉醒的时代,人们对上帝的信仰开始动摇。在“个性解放”的旗帜下“为所欲为”,这是当时的一种时代风尚。这一方面是思想的大解放,从而推动了社会文明的大发展;另一方面,尤其是到了文艺复兴的晚期,随之产生的是私欲的泛滥和社会的混乱。面对这样一个热情而又混乱的时代,人到中年的莎士比亚,已不像早期那样沉湎于人文主义的理想给人带来的乐观与浪漫,而表现出对理想与进步背后的隐患的深入思考,《哈姆莱特》正是他对充满隐患而又混乱的社会的一种审美观照。

    戏剧讲述了哈姆雷特是出身高贵的丹麦王子,从小受人尊敬且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无忧无虑的生活使哈姆雷特成为一个单纯善良的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者。在他眼里一切都是美好的,他不知道世界的黑暗和丑陋面,他相信生活的真善美并且向往这种生活。然而当他的父亲死亡、母亲又马上嫁给叔父,再加上父亲托梦告诉哈姆雷特是克劳狄斯害死了他。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他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他的人生观发生了改变,他的性格也变得复杂和多疑,同时又有满腔仇恨不能发泄。重大的变故也使哈姆雷特看到了社会的现实和黑暗,他开始对亲情和爱情产生了疑问,变得彷徨和绝望,他开始变得偏激,离众人越来越远。父亲死后的这段时间的经历,哈姆雷特的思想有了重要的转变,他努力克服自身的缺点,变得很坚定,他打算奋起反抗,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他对生活开始有了真正的思考“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作为一个悲情式的英雄,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即使充满了复仇的怒火,他也不滥用暴力。他对生活由充满信心到迷茫到再次坚定,在磨炼的过程中他通过亲身的经历和自己的思考来提升自己。在磨炼中他变得坚强,变得不再犹豫,做事果断,他要通过自己的奋斗来改变命运。最终他虽然为父亲报了仇,但还是为了正义被奸人所害,他的愿想也就落空了。他是为正义而死,死得伟大,但是也让人感到遗憾和惋惜。剧中哈姆雷特与克劳狄斯的斗争,象征着新兴资产阶级人文主义者与反动的封建王权代表的斗争。通过这一斗争,作品反映了人文主义理想同英国黑暗的封建现实之间的矛盾,揭露了英国封建贵族地主阶级与新兴资产阶级之间为了争夺权力而进行的殊死较量,批判了王权与封建邪恶势力的罪恶行径。

    《哈姆莱特》是悲剧的集大成者,而哈姆雷特与奥菲莉亚的悲剧性爱情是其中重要的悲剧元索。在生存还是毁灭之类宏大的主题下,《哈姆莱特》里的爱情也值得探讨。他们原本纯洁的爱情由于时势的逼迫、坏人的利用和人性中弱点的暴露而最终凋零。莎士比亚笔下的奥菲利亚是大臣波洛涅斯之女,不仅天生丽质,而且感情纯真,心地善良。但是女性的这种性格却奠定了莎士比亚悲剧中女性角色的悲哀结局。因此,奥菲利亚美丽而脆弱。曾经的她纯洁善良,无忧无虑,但是,当她迈入青春的门槛后,绚丽的生命之花却渐渐枯萎了。她依恋、顺从,别人的需要就是自己的需要,在父亲和恋人的对立世界中,迷失了理智的奥菲利亚也迷失了方向。恋人厌恶她、唾弃她,父亲和兄弟也不理解她、埋怨她,她的生命已没有了内容。最后,她满身盛装,自溺在一条铺满鲜花的溪流里。奥菲利亚身上有着欧洲封建社会带给女性的巨大影响。她坚守欧洲封建道德,保守而软弱。她以家庭、父兄为中心,不会主动追求本可以得到的幸福。奥菲利亚虽然爱慕哈姆雷特,相信他合乎一套理想的标准,但是在父亲波洛涅斯和兄长雷欧提斯卑劣地怀疑和诽谤下,遵从他们的意愿,不与哈姆雷特接近,却又在“适当”的时候出现,成为刺探王子的工具。奥菲利亚所受的宗法家庭的教养和管束决定她绝对驯服和无知。她被这样的教训压制着自己的青春、激情和爱。绝对驯服和无知的少女在当时社会并非少见,封建道德观念无情地压制了妇女的意愿,而奥菲利亚仅是她们中的一员。她因爱情而脆弱,因欧洲封建宗法制而驯服与无知。最终她因剧情的发展而美丽的逝去,在盛放之际凋零,奥菲利亚--一朵夭折的玫瑰。善良纯真,和无知愚昧从来只有一线之隔,无知的懵懂天真,其实杀伤力是最大,害怕坏人的利用,而成为插向自己爱的,或者爱自己的人的一把利刃。奥菲利亚的悲剧或许是那个封建,压迫的时代的必然,而只有允许每个人的独立人格,允许每个人追求自己心中的真理的时代,或许才是莎翁希望看到的。哈姆雷特的选择是艰难的,复仇还是爱情,两者他都不想放弃,但是他只能选择其一。而复仇对于他来说是不可能放弃的,在情感与理智必须优先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他选择了理性;在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中,他选择了后者。复仇的道路是艰险的,只有无所牵挂他才能更加坚定信念的走下去,更重要的是,他也要做到不被人牵挂,尤其是深爱他的人。哈姆雷特对奥菲利亚的爱是深沉的,在他看来斩断情丝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奥菲利亚恨他,而自己独自一人走向毁灭,由此更增加了作品的悲剧魅力。莎士比亚说:“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以上便是我心中的《哈姆莱特》。


防灾与救援学院

测绘2001班李露敏